被名词化了的世界

前几日在水木社区看到过一个帖子,贴主似乎是很在乎自己到底是”码农“还是”程序员“,唠唠叨叨了半天他所认为的这两者的区别。内容无非就是说前者偏向于体力劳动,低收入者,吊丝什么的。后者偏向于脑力劳动,高收入者,人生赢家之类的。我看了哑然失笑,不禁想到,我们到底活在多少名词中间啊,我们身上到底需要多少这一类标签,甚至很多标签根本就禁不起一点推敲,完全毫无来由,莫名其妙。

记得在毕业前后的那几年,我也特别喜欢谈”怎么才算是一个程序员”这种问题,于是经常会提及一些似是而非的特征或者概念,后来,我终于成为了一个程序员,这几乎是一种被自我暗示的职业选择,其实就技术上来说,我当年并不具备面对这个职业的能力,因为那时我只是个书呆子,呆到连一个最无足轻重的编译警告都能让我如坐针毡,纵然我有一堆”优雅”的语言技巧来描述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但真正的实现能力远远不能满足工业化所需要的实用性、高效性。这也正是我毕业后最初那几年觉得自己一身好技术却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原因,而如今当我真正成为一个程序员的时候,我却越来越多的不愿意正面回答”怎么才算是一个程序员”这样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会成为现实的谎言,也就是你认为怎么样的是程序员,你就会成为”那样”的程序员,但”那样“的程序员最终没有任何意义。道德经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并不是在消极地逃避表达的责任,而是概念。道理这种东西一旦出口,就一定只是皮毛和片面的东西,进而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人为的心理暗示,从而往往让人走了一条最远的路到达终点,这是一条不自然而且充满痛苦的弯路,

其实,这种被自己主动证实的”谎言”几乎无处不在,比如爱情,男女整天黏在一起吃饭睡觉看电影是”爱情”?二人世界周游四海,过着衣食无忧的甜蜜生活是”爱情”?为了对方的幸福主动放弃一切,不惜被误会叫做”爱情”?基本上来说,我们是怎样想的,我们基本上就会有怎样的”爱情“。然而,事实到底是我们追求那样的”爱情”,还是我们以”爱情”名义做了那样的事情?同理,我们也可以想想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信仰”?

我想说的是,到底我们是为了这些名词去做了那些我们认为符合这个名词的事情,还是因为我们需要做这些事情,才需要这些名词?当我们为了爱情而爱情,为了信仰而信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认为的这些东西本身就是错的?换而言之,你真的认为那些东西是你真正为之追求的吗?还是这一切只是因为你目前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这件东西才如此需要一个你在乎的名词?而这个名词真正的内容实际上没有那么重要。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6-30 21:48:29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