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苛责的民粹困境

近来总是分心思索民粹蔓延之事,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情绪化宣泄式反智浪潮席卷世界,令人忧心。知识理性乃吾辈安身立命之基石,不忍坐视其遭践踏。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归根结底是因为西方制度的傲慢,过去的辉煌造就了民主的魅力,而冷战的胜利成就了民主的傲慢,傲慢则造成了民主认知上的僵化与教条化,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自我催眠到认为只有如此这般的才是民主,弄出了关于一套人权、自由的标准,然后用这样的标准要求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你必须支持废除死刑,你得支持同性恋,不止不能歧视,还得要争着公开表态,电影里,美剧里无处不在,其中有些地方的刻意做作到令人作呕(我几年前就解释过我为什么反感这些运动,今天全部不幸应验)。搞到最后,骂一句黑人就会是种族歧视,说一句同性恋的不是就是歧视同性恋。这是非常容易被逆反的,长期以往对这些特定群体本身恐怕并非真的有益。

渐渐地,所有人忘记了历史,忘记了英美的富裕不是因为他们民主,他们当年发家的时候在买黑奴,迫害同性恋,妇女没有投票权。同性恋。种族,死刑,人权这些因素跟经济没有关系,英美人的傲慢让世界忘记了这些,然后他们的外交是这些价值观,他们的内政也是这些价值观。在经济好的时候,这没有问题,但经济一旦不好,你还在谈这些,人们看了就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出现逆反心理。

当然我同意情绪化投票很蠢,为了发泄把国家置于不确定性之下很蠢。这个结论我同意,但是这怪的是西方人在价值观上走得太虚幻了。要现实一点,民主还需要进化,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靠价值观来解决.

美国那些投票川普的人或者英国那些投票脱欧的人是希望大声歧视?他们真的希望反政治正确?我觉得错了,美国媒体上护卫政治正确的是精英,他们自以为是,但别忘了,那些反政治正确的人也是精英,他们自以为跟人民站在一起。但人民根本不想听关于政治正确的一切,歧视不歧视关他们屁事,有没有移民无所谓,只要提供工作机会就行了。他们对那些自以为代表他们的精英和那些认为他们是蠢蛋的精英不感兴趣,连民调都不参加,投票完了,给你们个惊喜,继续哔哔去吧,精英。说实话,这种反智又能让人如何苛责呢?或者说苛责又有什么意义呢?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9-25 13:47:4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