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

最近身边很多人在讨论美国大选,说实话,作为一个政治悲观主义者来说,我从来没有正式评论过选举这一类的事情。因为我之前认为,政治就是个骗子的行当,基本上,不管你说什么,该做的事情你还是得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去评论选举虚伪,没有意义。除了给自己赢得一顶【傲娇】的帽子之外,我这类帽子已经够多了。

但是英国的脱欧公投之后,我发现情况变了。我之前认为的【政治虚伪】的观点是被很多人接受了,但他们接受这些观点之后的反应却让我很意外。为什么他们做了更错误的政治期待,走向了反智主义,民粹主义?这让我陷入了一些深层次的思考。

美国社会似乎是出现了所谓精英和平民的决裂,这是很多媒体在炒作的话题。但我很困惑的是【这样的决裂怎么操作呢?】。是的,现在是网络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是媒体。我们可以不看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不看cnn,不看书,不听学者专家的话,就在facebook,twitter上愤怒、骂人,然后上街游行,让cnn滚蛋,它们没有良心(最近发生的新闻)。我们也可以不参加传统民意调查,反正那是精英操作的,我们就到投票的时候吓精英们一跳,他们认为不会过的投票我们都让它过了,哦也,这是人民的胜利!去他妈的政治正确。

然后呢?我们投票的结果让谁来执行呢?我们选出来的人?他又要跟谁合作呢?那些事务官?那些学者智库吗?对不起,他们的意见你们不是都反对吗?他们应该不参与才对。这很难理解吗?如果我的意见不被人民同意,我就应该躲回到家里去读书写作。让大家同意的人来做事啊。这自由还是有的吧?请注意,我们现在说的是精英与平民的决裂。这样的话,我们操作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被选出来的人和一堆不是精英的人来执行投票结果。只不过我不知道这一群不是精英的人都是谁,我期待特朗普给我示范一下。另一种,就是我们的投票结果就是人民的意志,强制你们精英合作,也就是说我不准回家读书。那么被投出来的那个人应该要权力再大一点,给他一个独裁官职位,过几年再来个终身独裁官。这没有问题,就是走走罗马共和国的老路而已。

当然有人说了,你别把自己当个菜,想回家读书只管去,愿意听从我们意志的精英多得要死,我们有选票,我们不高兴。没有错,你们有选票,所以特朗普出现了啊,他是如假包换的精英啊,他懂我们有选票,他知道我们喜欢他说什么,所以他就说什么,什么话都说,只要他能拿到你票就行。所以,其实也不是精英和平民要决裂嘛。就是【我们有选票,精英要听话】。所以这其实要的是听话的精英而已。什么真诚不真诚,只要听话,帮我说脏话。装疯子都行,这就是今年的美国大选。只不过这种为了当选说疯话的人比那些政治骗子更好吗?还是更危险呢?

也好,我相信特朗普会当选,我现在也希望他当选,因为他不当选我永远不会知道后面的戏他会怎么演。反正我不相信现在的民调,因为特朗普的那些支持者根本不会参加传统民调。我们就直接看下一个月的投票好了。

另外,我想说的是,美国的选举人票就是各州参议员票加众议员票。将其交给各州内普选,让赢着全拿其实是一种政治惯例,如果破坏了美国精英和平民之间的信任,社会的分裂到了每个角落,这个惯例还能维持多久。特朗普本身或许干不了什么坏事,但是这种惯例的基础如果被动摇了,接下来就是没完没了的对立,那就希望民主共和制度真有自我纠错的能力吧,毕竟我是个政治悲观主义者。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6-30 21:48:29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