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公知们

曾经看到有人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们公知就是欧洲的圣母婊,这事儿让我挺喜感的。真的,且先不计较他把我当作公知的事,我觉得他这话也太抬举中国的这些公知了。欧洲的白左无论如何是把穆斯林当人,把有色人种当人。人家至少是真的相信世界上可以只有一种价值观,所有的人类都可以在宪政法制之下享有民主,人权。在自由市场经济下享有富裕的生活,在信息与言论自由之下,享有理性的、平和的公民社会。他们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懂得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有的是传教的纯洁与神圣,缺的是工程师的实干精神。

公知不是这样的,跟他们多交流你就会发现,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家是不存在的,偶尔你提醒他,南亚,非洲,南美洲还有很多民主国家,他们还会跟你说【你要跟那种地方的人比哦?】,那口气就像在说【你为什么要跟下等生物比?】。说实在的,他们跟五毛在生理结构上没有区别,都是奴才,唯一的区别选主子的眼光不太一样。有些是靠现实,有些是靠激素。

我看过太多这样的朋友:去美国的第一年,他兴高采烈,认为自己终于离开了地狱,奔向了自由。然后不出三年,我们就能看到很戏剧性的变化了,这些人混得好一点的,大多都绝口不提政治,即使你直接问政治问题,他也会努力岔开话题,这就很有意思了,这些人当年就是奔着可以随便发表意见的自由奔向新生活的,现在让他们说了,却比在国内还乖了,怎么想都觉得讽刺啊,至于那些混得一般,稍微差一点的,你会发现他们反而到头来变成爱国者了,比在国内的小粉红要爱国多了,跟他自己当年在国内的情况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所以坊间才会有人说【中国人是一出国就爱国】,那也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至于混得最差的那几位,那就更有趣了,我们只要略微观察得仔细一些,就会发现这些人经常会在本来该是美国半夜时分,睡梦正香的时候,他们却执着地泡在墙内各大论坛上,向国内那些当年的自己们寻找移民成功的优越感,可能是因为世界上只有那种地方还会听他说吧。说实在的,我挺可怜他们的。

所以,如今这个年头,五毛们把我归类为公知,公知们觉得我是五毛,我真的该为此感到安慰。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6-30 21:48:29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