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台湾人交流的一些经验

今天上Facebook来看到一整版的关于【朱震】的贴,我乐了,再联系到这几天一直有台湾的网友给我分享当年太阳花的学生来大陆工作的消息。有几位还义愤填膺地要求我一定要分享出去,不要便宜了他们。说真的,这种消息哪里需要我来传播啊,早就被添油加醋地传得到处都是了。但是,我觉得对于两岸之间的个人交流,我是有些体验和话要讲的。

大约是2016年年底,我因为反对【跟风仇视穆斯林】和【川普粉】和很多朋友翻了脸,对那帮东林党式的公知真的很失望,于是离开了几个在墙内呆了很多年的bbs/论坛,把发表言论的重心转移到了Facebook上,这半年来非常密集地交流了不少台湾人。当然了,能和我好好交流的大部分是属于蓝色阵营的人,这倒不是我刻意的,只是可能是绿巨人的基因在台湾比较流行,绿色的台湾人往往看到简体字就没法好好交流,甚至没法好好地像个正常人(总不能每次开聊前我都要给他各种带有【习包子】,【维尼熊】的大陆网站截图,然后花半个小时时间安抚这些大大小小的绿巨人吧?)。但即使是能好好说话的台湾人,也总是免不了出现一些相互认为对方【玻璃心】的现象,尤其是在双方认识的初期,这件事是相当明显的,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很想聊聊这件事。

最初相互认为对方玻璃心的,往往是因为一些用词,在台湾这边可能是对【中国】这个词的使用,而对应到大陆这边,可能就是对【同胞】这个词的使用。换句话说,就是大陆人听到台湾人讲【中国】,或者台湾人听到大陆人讲【同胞】的时候,都会出现某种不自然的生理反应。但其实双方都没有什么玻璃心,大部分台湾人在听到【同胞】这个词的时候,未必就一定认为你在统战,更可能的想法是【那么老土的口号可不可以换一下啊?我想吐耶】。大陆人听到【中国】这个词时候也未必都是认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更多知识分子,比如我心里想的可能是【中华民国难道不是中国吗?很奇怪啊】。这个感觉就像是你听到【你们地球人】这句话是一样的。应该说,除了极少数的极端分子,很多人的【玻璃心】现象只是他不太习惯对方的思维,而不是他泛政治化到了如此敏感的地步。

当然也不必讳言。两岸的泛政治化社会现象都是很严重的,大陆经历了从大跃进、文革到六四这样接近四十年的、从极左到极右的政治运动,对于意识形态的务虚和社会不稳定有着一种本能的恐惧,这种恐惧造成了一种很善于辩论, 但又很怕政治辩论没完没了的矛盾心态。这种心态到了台湾人哪里就变成了好胜、强势。目的性太强,有点野蛮不顾别人感受的感觉。台湾人呢,由于五十年的日本殖民,三十八年的国民党反共戒严,二十年的选票恶斗造成了各种身份认同混乱,概念混乱,本土文化当成是民族主义。加上国际外交的失败,比较喜欢强调每个个体的主观感受,只喜欢讲观点,讲信仰,却不喜欢辩论。对于他们来说,【被理解,被尊重的感觉】远比【理论逻辑完整,客观矛盾】重要的多。这当然在受唯物辩证法教育长大的大陆人看来,台湾人像是滥情理盲,活在自己世界里。

最后说一点点统独议题,说真的,作为一个平民知识分子,我希望两岸都没有必要背负太多这样的使命感,坦白说,台湾固然是搞了二十年的本土化教育,天然獨现象已经存在,民进党自己造成的包袱已经回不了头了。但这又如何呢?大陆人受的统一论教育是从1949年开始,到今天没有中断过的,你以为中共回得了头吗?换句话说,今天任何政党想在大陆生存下去,它【敢】允许台湾独立吗?所以,统独问题真不需要操心,政党自己挖的坑,他自己想办法解套吧,谁有本事,谁就活得下去,没本事,呵呵,会死得很惨,民族主义教育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9-25 14:01:1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