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

关于本人对拿破仑的认知,我思考过不止一次,但必须承认,相对用于我的另一个偶像福尔摩斯来说,这位真实的历史人物要复杂得多,说明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在这里,我试图初步理清一下这其中的脉络。

首先,从统治者的人格来说,我一向不喜欢所谓的“完美”人格,尤其讨厌是儒家所推崇的德才兼备,谦恭仁爱,说实话,我从心里抵触这种高大全的形象,也不信任这种本质上只是些政治理想的“哲学”,当然,我也理解普罗大众这种对于完美领导者的美好向往,但我终究觉得这样的道德标准离真实的人性太远,也违背了自然天性,在我看来,这简直是制造伪君子的哲学,所以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任何宗教和宗教性质的理想对我都不起任何作用。因为这些人为的,需要靠填鸭式教育来灌输的想法都是那么天真地指望统治者们能自觉遵守某种道德规范,要不就是想依靠某种人类自己制定的规矩来约束人类自己的贪念。哪怕只是做些起码的独立思考,跳开那些洗脑式的忽悠,应该就会发现这本身就很不自然,而且在我看来,人类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丛林法则,却始终试图用那种伪善的,自欺欺人的大道理掩盖原本简单的事实。这一切都决定了我对于政治本身的厌恶感。然而,我从拿破仑这位皇帝身上似乎找到了一些认同点,历史学家说,拿破仑从罗马教皇手中接过桂冠,自己加冕称帝,这是否定了君权神授,但从来没提及拿破仑对于人权的看法,这可是法国在《人权宣言》发表后的第一个独裁者啊!我们看到他重视法律,尊重法制(我认为这才是保护人权的基本前提)。直至今日,拿破仑法典也依然是西方法学界的重要基石之一。我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我在朦胧之中认可的理念:我愿意把它叫做“人权自取原则”,这其中的基本想法是“有怎么样的能力就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权利,人权不是天赋的,也不是政治家给的,而是你自己要去拿来的。法律只能尽量保证你是用和平的、文明的方式去拿来罢了”,当然这种想法还远远不成熟,但这不妨碍我与这位皇帝有一种强烈的共鸣。这位强者至少不显得那么伪善。当然这样做的代价是拿破仑没有盟友,但他始终是欧洲的皇帝,那怕被流放到了大西洋的一个孤岛上,他的霸气也足以让整个欧洲大陆为之颤抖,连谋杀都不敢明目张胆。

其次,我相信每个男人的血液里,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一种指挥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英雄梦想,我认为这是男人最原始的本性之一,而拿破仑对这一梦想几乎进行了一次完美的诠释,他在没有任何背景和条件的情况下,将一支衣冠不整的军队变成了战无不胜的意大利军团,从阿尔卑斯山下一直攻进当时还号称神圣罗马帝国的奥地利帝国,一举奠定了法兰西帝国军团的基础。当然,与亚历山大、凯撒、成吉思汗这样的征服者相比,拿破仑的军队确实不是历史上最强的,而且还带了很重的悲剧色彩。但这才显得其高雅的气质,有一种我梦寐以求的军人气质。

最后,作为一个男人,拿破仑是一个性情中人,战场上有多少将军跟他肝胆相照,即使是后来因为政治原因反对他,从现在流传下来的回忆录和书信来看,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表现出对皇帝个人无比的尊敬,其中甚至还包括他的对手,威灵顿公爵和库图佐夫元帅。而且虽然是个法国人(想想路易十四,戴高乐。哈哈哈),虽然他为了政治娶了两个女人,但是他对初恋情人的感情从来都是深沉而严守界限的,这份情怀也让我非常神往。

总之,我尊敬这位皇帝,佩服这个男人,正如我鄙视某位煽动暴民清除异己的土皇帝,和借助种族理论杀人的元首一样,非常明确。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6-30 21:48:29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