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与画家》:书呆子的正名

我想为《黑客与画家》这本书写一篇书评很久了,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一本让人如此愉快的书了。它说出了许多我心中想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的话。比如,我为什么刻意让自己跟“人群”保持距离,为什么我不喜欢对某些东西持有固定的“立场”,为什么我认为“独立思维”比“观点正确”更重要。尽管我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不是所谓的“装B”,我深深地知道“随大流”的可怕,但如果要我解释清楚这些想法的来龙去脉,演绎逻辑,我却很为难,这一点我真的要感激Paul Graham,是他让我明白了观点原来是可以这样阐述的。

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黑客”是一种怎么样的人,他们当然不是攻击了五角大楼网站,然后往上贴张红色的、带黄点的膏药就是黑客了,虽然大部分人是这么认为的,但显然大部分人都认为的东西不一定是正确的。黑客是一种文化认同,就好像,我们不应该去了解汉人里面有多少实际上流着鲜卑人、契丹人甚至蒙古人的血,这种狭隘的血脉认同实在不适合我们东方文明,我们应该认为如今写汉字、说汉语的,生活当中无意识地遵循儒道文化的人就是汉人。黑客也不过是一群使用代码、说着计算语言来思考问题的人,他们通常根本没想要攻击谁,只不过可能某个家伙的密码看起来很有意思,让人很手痒罢了。的确,他们创造了许多攻击密码和服务器的工具,但这些人充其量不过是造枪的,而世界上大部分的攻击都用枪的人发起的,不是发明枪的人发起的。说实话,黑客们很多时候都不知道他们解了某个密码,会引发如此这般的后果。

是啊,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们【不知道】。首先,他们是一群“书呆子”,他们在计算机世界里花了太多时间,导致他们没有时间参与社交,特别是那种带着面具的社交,因而总是会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譬如说,这些人可能会在几百年前的欧洲社会里告诉大家地球是围绕太阳转的,他们并不会关心教会的位置,甚至都不知道反教会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说了一句人们不接受的话会被烧死。在书呆子的眼中,事实比立场重要的多,也有趣的多。世界就不能简单一点吗?

然后,书呆子们发现了这个世界中有太多“不能说的话”。三百年前,不能宣扬无神论,如今不能质疑西方的普世价值。不管如何,每个时代都有一些“不能说的想法”。如果不幸说了出来,我们就成为了社会的异类,而成为异类就会成为被人们恐惧的对象。如果这些对象的能力恰巧还很强,那他们就会变成邪恶的化身。但是如果他选择跟随群众随波逐流呢?无数迹象表明,几百年后他很可能就是几亿个傻瓜中最蠢蛋的那一个,比如当年围观教会法庭烧死布鲁诺的那些群众。怎么办呢?只能远离人群,然后带着嘲讽的态度旁观这一切,继续玩自己喜欢的东西。

没错,我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人,感谢Pual。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9-25 14:01:1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