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爱不将就的代价

读完这本小说大约是在两年前了(刚刚查了一下豆瓣,时间是2015年5月),当时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简单地写了一句【爱不将就的结果有两种,一种是何以琛,一种是我】,然后配上了这本书的封面图。没有想到两年后,有人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考古,把这句话给挖了出来,然后以此为凭据给我罗列了两个“罪状”:第一,这个整天一言不合就吊书袋子折腾人的人皮机器居然也看那么幼稚的爱情童话书,真是大快人心。第二,是个人皮机器也就算了,还自比何以琛,真是恬不知耻。好吧,我为自己这么招人恨感到无比欣慰,真是没想到啊,两年前的一句自嘲引发了这样的“惨案”。虽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也不妨借此机会具体谈谈我我对爱情小说的看法以及这背后的爱情观吧。

的确,我很少读爱情小说,尤其是时下畅销的快餐书,我上一次读的纯爱情小说应该是《茶花女》吧。但这绝不是因为我觉得那些爱情都是幼稚的童话,只存在于人类作品中,或者说得更愤世嫉俗点,真正的爱情只存在于人们的意淫中。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能长久地保留一颗相信童话的心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能保留这种被叫做【信念】的东西,真心好过成为一台真正的人皮机器。只是我不太喜欢读完这些东西之后必然会引发的思考,这种思考会带来一套理论,我相信爱情,但我不相信爱情理论。任何爱情理论的实践都会是一场令人发笑的表演,比如实践【爱不将就】这个理论结果的往往就是那么两种:一种叫何以琛,另一种叫人皮机器。对于爱情,任何人都没有发言权,所以不如闭上嘴,心中留着【信念】就好。

我曾经对自己的感情生活做一次真诚的,血淋淋的思考,没有包装,那是一次没有自我保护的思考。毕竟要谈爱情,首先也要了解自己。有时候,太顾及面子反而会带来更严重的自我伤害。

我是一个自信的人,自信到深信自己在人生中注定要成功,但我同时是一个自卑的人,自卑到一旦要我将自信的风险与人共担,这种自信就会崩塌。可是我能怎么样呢?我是一个残疾人,我还有一个自闭症的弟弟。不管我怎么成功,未来的风险始终就在那儿。成功也许是注定的,但悲剧似乎永远是注定的。面对一个我爱的女人,我能怎么样呢?

我是一个现实的人,有人建议说我可以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买个老婆)。诚然现实是如今这个社会越来越没有理想,一切都是交易。但另一个现实是:但生活本身不是一夜情,天亮说再见。我们天天要面对的是柴油米盐醋。一笔房产,一辆豪车,一个账户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这个问题是不能将就的,也是将就不了的,这样做只会自找麻烦。当然,爱不将就的代价就是我对自己很残忍,我很可能要做一个注定成功而不幸福的人。

最后,我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脆弱的人,理智不是一直能控制一切的。虽然经历了许多,但不得不承认,我内心深处始终坚守着一些东西,我用了很多力气去保护它们,希望有一天它们能不仅仅出现在小说和电视剧里。但随着时间流逝,绝望的气息越来越重,我越来越无话可说了,因为我坚守着一个没有人相信的信念。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19-09-25 14:01:1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