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社会心理学中的群众智商问题

一直以来,某些事情虽然可能是事实,但将它直接说出来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这是"政治不正确"的。譬如,当我说"群众太好骗"、"民智这个概念不存在"的时候,挑战的是很多知识分子多年来笃信的政治信念。这对于我这样一个人微言轻的人来说,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但作为一个"黑客",我更关心的是"事实",而不是这些人的"信仰"。我个人一直觉得,总要有人跳出来提醒大家"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它连太阳系的中心都不是"、"最好自己去读《圣经》,别听罗马教廷里的那帮神棍胡扯"这样的话。毕竟,这些信仰的前提看起来并不符合事实,也没有它们的的信徒自以为的那么不言自明。对我来说,事实的地位永远在信仰之上,任何不基于事实的信仰,都是虚幻的。很幸运的事情是,我并不是第一个胆敢说"群众太好骗"的人,著名的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早在1895年出版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一书中就对群众心里的特征做了详尽的分析,他在书中明确指出:

当一个人是个孤立个体时,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之后,他所有的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他的思想会被这个群体的思想所占据。

根据《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这本书的阐述,我们可以将群体心理所导致的行为特征归纳为以下几点:

  • 行为冲动多变:当面对困难和危机时,群体的情绪通常会压倒个人理性,让群体中的个体陷入莽撞的行为模式,冲动易怒、拒绝思考,最终被"无名氏"的群体所裹挟并利用,让其往东就一并往东,改日若让其掉头往西,亦会不假思索,立即一并往西。

  • 思想易被影响:群体中的成员之间还会通过彼此暗示、情感传染等行为加强无意识个性的表现,驱使人们将接受到的思想暗示外化为自身的行为趋向。

  • 情绪夸张而单纯:虽然群体中的个体表达出来的感情各有不同,但他们普遍都表现得极为简单、狂热、虚妄和荒诞。

  • 意识偏执而专横:群体中的个体或多或少都会表现出相当程度的从众心理,这种心理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匿名状态。具体来说就是,个体常常会借助"数量即正义"之名行不负责任之事,勒庞称之为"群体精神统一性的心理学定律",这是最易滋生出如教条主义、形成思想僵化的一种偏执心理。

能体现以上这些群体行为特征的最极端的一个例子就是战争,很多研究结果都在说明,一个平日里温柔体贴、富有同情心、连只蚂蚁都不会轻易伤害的人,到了战场上不仅会跟敌人杀红眼,还会在占领区杀人放火、强奸抢劫,因为这时候他只是军队这个群体的一部分。游行示威也是另外一个例子,一个平日里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孩子,到了示威集会的地方,不仅会和警察激烈对抗,还往往会参与各种打砸抢烧、残害无辜,因为这时候他只是示威群众的一部分,甚至还是"伟大的"示威学生的一部分,虽然我一直闹不清楚"学生"这个群体的名号"伟大"在哪里。

请静下心来,我们不妨仔细看看这些群体,他们的思想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弱智。譬如,参与军队是为了保家卫国,在敌国残害平民是保家卫国吗?参与游行示威是为了反日或者抗议,打砸抢烧别人的私有财物是反日和抗议吗?再譬如,在巴黎恐怖袭击之后,民众普遍将整个穆斯林群体置于口诛笔伐的境地,而忽视了大部分穆斯林都是善良的,欧洲的穆斯林与基督教徒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很多年。这还让人想起了当年的法国大革命是为了追求自由和理性,然后他们用断头台对付"自由的敌人",到底谁是自由的敌人呢?在我看来,当你为了自由,加入了一个靠简单口号行动,不独立思考的群体,你就成为了自由的敌人。别忘了,有多少罪恶以自由之名而存在。

换而言之,就是当我们作为某个群体而存在时,通常就会变得情绪化、盲从、丧失独立思考能力,显得智商低下。这时候,"群体"就像一头活生生的怪兽,而我们只是这头怪兽身体的一部分。然而,大众媒体就是针对这头怪兽来设计内容的,而设计它的却是一个个被叫做知识分子、商人或政客的独立个体,他们不仅智商处于正常状态,还具备驯服"群体"这头怪兽的所有专业知识和职业经验。这种优劣对比是一目了然的,只要我们让自己作为"群体"而存在,想不被骗都是一种奢望,几乎不可能做到。

© owlman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20-10-02 15:58:2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